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叛徒集团内幕---看叛徒嘴脸是怎样炼成的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叛徒集团内幕---看叛徒嘴脸是怎样炼成的   周日 二月 19, 2012 11:06 pm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20/44/27/5_1.html

去年十月份,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在一九三六年《华北日报》上,发现了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杨献珍等六十一人发表的《反*共启事》。启事内容极其反动,这是一个地地道道向敌人屈膝投降的反*共自首书,这是一个公开背叛党、背叛人民的反*共宣言书。(见附表、附件一)

为了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毛*泽*东*思想,彻底搞清这个案条的内幕,我们有关单位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进行了深入调查研究。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我们获得了多方面的材料。根据这些材料,我们断定:这是一个隐藏了多年的叛徒集团,而这个叛徒集团的总头目就是刘少奇。现在就我们了解到的可以公布于众的材料,整理如下:


一九三六年,日本帝国主义妄想占领全中国,侵略者的铁蹄践踏着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几个帝国主义国家控制的半殖民地状态的中国,眼看就要变为日本帝国主义独占的殖民地。在这种情况下,中华民族同日本帝国主义的矛盾更加突出、更加尖锐,上升为当时的主要矛盾。可是,蒋介石卖国集团,依然采取对内残酷镇压,对外妥协投降的反动政策,大批共*产*党*员被捕入狱,大片美好江山白白的送给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共*产*党*人挺身而出,在我们最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组织起全国人民,担负起抗日救国的重任。中国共*产*党*高举“团结抗日”的大旗,一方面揭露蒋介石卖国集团的真面目;另一方面发动民众,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拿起武器与日本帝国主义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在毛主席领导下,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不怕坐牢,不怕杀头,赴汤蹈火,进行前赴后继的战斗。革命民众抗日救亡运动空前高涨。


抗日热潮的高涨,给当时白区的监狱斗争带来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同时,何梅协定之后,宋哲元接管北京,宋哲元与蒋介石之间有勾心斗角的内部矛盾。如果抓住这个大好形势,把狱中斗争同狱外斗争紧密地结合起来,争取更广大的民众支持,迫使敌人无条件释放政治犯是有可能的。


但是,作为当时北方局总负责人的刘少奇并没有这样做,相反地却采取了可耻变节投降的办法。


一九三六年三月,刘少奇代表党中央到达天津,代替了原北方局书记高文华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的统治。刘少奇任北方局书记,与彭真、李大章、林枫等组成北方局。


刘少奇当上了北方局书记不久,就出卖了共*产*党*员的灵魂。他假借中央的名义,给关押在敌人监狱中的共*产*党*员下达黑指示说:“你们可以履行自首手续。登报,写反*共启事出狱。”


刘少奇和北方局的一伙叛徒借口:白区斗争是很残酷的,北京很可能要沦陷到日寇手里。监狱里的共*产*党*员如果再不出来,北京一旦沦陷,这批人就出不来了。刘少奇之流还借口:形势有了变化,目前抗日第一,我党已经争取建立统一战线,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是我党领导中国革命走到胜利之路的中心问题和主要关键。中国革命的高潮就要到来,需要大量干部。监狱里的共*产*党*员只要能出来就行。登自首启事那种东西,老百姓看惯了,已经起不到多大坏作用。而且现在狱中的那些共*产*党*员都是以普通群众的身份出现,登了那种启事也还要紧。(见附件一)
刘少奇这个怕死鬼悲观地认为:事物的存在,就是向死亡发展,而最后结果还是死亡。生命就是死亡,人生的斗争就是与死作斗争,就是死的不断的克服,否则人都死了,原则还有什么用呢?(附件另二)

刘少奇通过魏梦伶跟当时北京伪统治者宋哲元及反省院长阎文海商量好出狱问题。


刘少奇又通过徐冰、孔祥祯、魏梦伶等人写信通过看守班长牛宝正送到狱中。向狱中人解释:党需要你们出来做工作,你们可以“假”自首出狱,可以登报,可以有***内容。并说:“登启事出狱虽然有些不好影响,但这样使***监牢中保存了残余的同志,保存革命的力量,这是正确的,这是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联合的正确方针。只要搞好革命,那点影响是可以弥补的……”(见附件三)


看!这就是刘少奇的丑恶的叛徒嘴脸。哪里还有半点***员的革命气节,哪里还有半点革命者的硬骨头精神!


传达了第一个黑指示以后,刘少奇给当时在延安的张闻天写了一封信,说现在监狱中有一批干部,想早些处理这批人,所以想让他们履行一个手续出来。在信中刘少奇还帮助狱中干部提出三个条件,让张闻天签字,张闻天签字复信后,刘少奇就瞒着毛主席、党中央和其他领导同志,又一次指示狱中人叛变,同时又进一步造谣说:这是中央的意思,登启事的政治责任由党来负。刘少奇还威胁那些坚决反对叛变的真正革命的同志:如果你们再不出来,那就叫自由行动,就要成为罪人,组织上就不管你了!(见附件四)


刘少奇的黑指示下达以后,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杨献珍、徐子荣等人对刘少奇的叛党指示坚决拥护,积极执行,表现的最为嚣张。他们利用他们把持的北平伪军人反省院南监党支部,对坚持原则的同志采取了各种威胁打击的卑劣手段。对动摇的则是引诱、拉拢:现在不出去,以后就出不去了,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云云……


刘格平同志当时是北监的党支部书记。他与张良云等许多真正的革命同志,坚决反对写***启事出狱,对这种叛变行为进行了坚决斗争,他们坚持要争取无条件释放,否则,宁肯把牢底坐穿,也不能写任何叛党启事。这下可触怒了薄一波等人,薄一波派了四个人到北监游说,拆刘格平同志的台。他们恶狠狠的威胁:这是组织命令,军事命令,只能执行,不能讨论。如果不出来,就是不服从组织决定,就要开除党籍。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刘格平、张良云等真正革命同志在学生的压力面前没有屈服,薄一波等人更是暴跳如雷。一次放风,薄一波和一个人在院中争吵了起来,薄气势汹汹地叫嚷:“谁怕上当,谁别干,大家都不干,我一个人也干!”


过了不久,薄一波和杨献珍首先跑到敌人那里去索取自首书。他们对敌人说:“你们要我们登报告启事,我们同意。”于是就在自首书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紧接着,刘澜涛、安子文、徐子荣、周仲英、马辉之、董天知、鲜维勋也先后跑到敌人那里去,在自首书上盖了手印。


在刘少奇批示下,在薄一波带动下,六十一个叛徒先后都在敌人的自首书上签名按了手印。接着,这六十一个叛徒就在***《华北日报》上登出了令人气炸心肺的***启事,什么“……幸蒙政府宽大为怀,不咎既往,准予反省自新,现已诚心悔悟,愿在政府领导之下,坚决***,作一个忠实国民,以后决不参加共党组织及作任何反动行为,并望有为青年,以后莫再受其煽惑……”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向敌人屈膝投降的***自白书,这是一个公开背叛党,背叛人民的***宣言书。这就是刘少奇以及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之流背叛党,背叛人民,背叛毛主席的铁证。(见附件五、六)


更令人气愤的是,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这帮混蛋还在***的青天白日旗下,在罪大恶极的蒋该死的狗头象下,举行了反省典礼。接受敌人反省院长的训话:过去你们受共党利用,经反省院教悔,你们已悔过自新,出去后要拥护政府、守法***,……。接着叛徒们向敌人院长、管理员、看守班长、看守等鞠躬宣誓:感谢院方教导,我们已经改过自新,今后决不为共党利用,坚决***,为国效劳。然后,敌人管理员大声问保人:你们敢不敢保?在薄一波的保人郭挺一和胡仁奎带领下,保人齐声答:敢保。训话完了,在院子里犯人按照敌人的要求排好队,各个保人站在背后,照下相来。

最后领取出狱证件,在礼堂里这样叛徒和保人一排站立,逐个点名应声后走到前面,向敌人鞠躬,按手印领取证件。上面写着:“改过归正反省自新”等字样。拿了此证件就可以受到敌人的保护。就这样,在刘少奇的指示下,薄一波等六十一名叛徒分作十批出狱。出狱后,这些叛徒又分赴全国各地,把刘少奇的黑指示带到全国各地。薄一波一出狱就受刘少奇的指示,以叛徒的身份到阎锡山手下当了一个大官。薄一波等人去太原,带了刘少奇的一封亲笔信。这封信同样是一个叛党的黑指示。这封信指示山西太原监狱里的乔明甫、龚子荣、刘裕民、阎秀峰、李逸山等几十人写悔过书或在阎锡山印的条条上签字出狱。(见附件七、八)


在刘少奇的指示、默认和庇护下,北京、太原、武汉、南京、济南、苏州、合肥等地数百名叛徒,集体变节自首投敌。然后又钻进党内,形成一个庞大的叛徒集团。这个叛徒集团的总头目就是刘少奇。这群以刘少奇为首的叛徒,拿***员的革命原则去和敌人做苟且偷生的交易,这种可耻的行径和革命先烈的英雄行为是何等鲜明的对照啊!刘少奇所谓的“假自首”、“保存革命力量”、“出来可以为党工作”、“用工作来弥补不好的影响”等等,统统都是骗人的鬼话。归根结底,就是:“保命要紧”。这纯粹是苟且偷生的活命哲学,和赫鲁晓夫之流“脑袋掉了,原则还有什么用”有什么两样!刘少奇与赫鲁晓夫是一丘之貉,刘少奇就是中国的头号赫鲁晓夫。


刘少奇的历史,就是一部反对毛主席、反对***思想的丑恶史。三十多年来,刘少奇不仅在革命的紧要关头丧失了***员的革命气节,成为可耻的叛徒。而且还极力庇护,提拔这样的叛徒,宣扬叛徒的活命哲学,打击揭发他们罪行的革命同志,气焰是何等嚣张,何等猖獗!


在刘少奇的指使下,薄一波这伙叛徒一出反省院,立刻一个个都改名换姓,改头换面,又混进党内。这伙叛徒狐假虎威,他们以为刘少奇这个后台硬得很,从来就没有向组织真实汇报过出狱的经过。他们定下攻守同盟,互相串通一气,统一口径,在自传上写着“组织营救出狱”或者写成“按中央指示,根据‘八。一’宣言精神,写了个简单的启事”。只字不提写了“***启事”出狱。1944年,薄一波指使李楚离在自传上填了个“组织营救出狱”就行了。1957年李楚离又对安子文说:“填组织营救出狱”。1964年,华东局组织部长罗毅也指示叛徒刘慎之填“组织营救出狱”。不仅如此,刘少奇、薄一波之流还采用了各种卑劣手段,上骗毛主席、下欺全国人民,在刘少奇的直接命令下,1944年薄一波把叛徒集团的名单交给彭真(当时在中央组织部工作),1956年刘澜涛又把名单列出来交给刘少奇;1962年安子文再一次把名单抄出来交给邓小平,在中央书记处备案了事。还美其名曰:凡登记者,已作“组织结论”。刘少奇假借中央名义指示“写反动启事出狱”,但对毛主席封锁消息,说只是履行了一个简单的手续。而对下面却说“这是组织营救出狱,中央已经知道,已经做了结论。”还说:这是组织秘密,你们不要问了。刘少奇、薄一波这帮混蛋还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到处造谣说毛主席讲这样出狱没有错。刘少奇薄一波这帮混蛋把谣言还竟造到我们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头上去了。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谁诬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就和他拚到底!


在刘少奇的指使下,叛徒集团利用他们窃踞的职位的方便,干尽了毁脏灭证的勾当。1950年安子文伙同彭真,把他们的档案“借”去三年不还,把他们背叛变节的很多档案销毁了。安子文之流害怕别人揭发他们叛变一事,还使尽了各种卑鄙手段。他们到北京图书馆里去,把他们在《华北日报》登的***宣言的字都挖掉。有个当年北平伪军人反省分院的看守班长叫牛宝正。对他们叛变的情况最了解,薄一波、安子文、冯基平之流非常害怕他泄露“天机”,于是把他从山东请到北京,以“贵宾”相待,用金钱、地位把他稳住。牛宝正一到北京就成了党员,十九级干部,牢牢地跟着叛徒集团跑,为叛徒集团服务。


在这一系列安排之后,刘少奇又进一步利用职权,千方百计为叛徒活命哲学开通行证,企图使自己变节行为合法化。刘少奇之流开动他们掌握的一些报社、出版社、广播电台、讲坛,大肆吹墟他们的狱中生活。甚至不择手段,让一个根本不了解当时狱中情况的北京市红旗剧院经理付世钧,根据他们拟定的讲稿到处讲演,而且还在广播电台录音广播。在刘少奇的旨意下,胡锡奎等人更是赤膊上阵,在北京日报上大书特书北方局和监狱斗争的“光荣历史”;甚至到现在,刘有光、刘尚之之流还恬不知耻地说“我一直认为这是一段光荣的历史”“我这是抛弃个人名节,服从了党的利益”。准备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阎王的刘澜涛更是嚣张,他叫嚣:“我们出狱是按中央指示的,这事与我无关,我不是叛徒,你们去问中央好了!”这些叛徒也有不少现在装出一付可怜相,尽量把自己粉饰成为一个刘少奇的受害者,大肆吹嘘自己如何反对刘少奇这一指示。自己只是想组织上不犯错误,结果政治上犯了错误。企图把背叛党,背叛革命,背叛共产主义事业的罪行推得干干净净。这一切都是枉费心机!“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民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刘少奇、薄一波之流也正是这样的一种蠢人。


经过一番大张旗鼓的宣传之后,刘少奇开始着手使他们的变节行为合法化。


在党的七次代表大会上,刘少奇企图规定有变节、自首行为的人也可以做中央委员。并且也的的确确把彭真、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杨献珍、廖鲁言等安插进中央委员会,还把彭真、薄一波、刘澜涛等提拔到中央政治局、书记处。


在党的八次代表大会前,刘少奇、邓小平还专门召集中央部门负责人开会,研究如何看待登报自首的问题。在讨论过程中,刘少奇特别强调登报自首的人有些是假自首,骗敌人的,不能称是政治上的错误。还有些是生死关头怕死,并不是叛党。在刘少奇和邓小平的一手操纵下,会议最后决定起草一个文件,订出《六条规定》,把大批血债累累的自首变节分子包庇下来。《六条规定》把叛徒分成“错误”、“严重错误”、“一度动摇”、“自首”、“叛变”和“严重叛变”六种,区别对待使用。《六条规定》规定:被捕后在敌人印的自首书上签了名的不算自首,称为“在敌人面前的一种错误行为”,不影响使用。《六条规定》规定:被捕后在敌人的报刊上发表了***启事,公开地攻击党咒骂党的,不作“叛变”的结论,而只作“自首”的结论,按自首性质限制使用。《六条规定》还规定:被捕后,供出同志或党的机密,但以后翻了供的,定为是“一度动摇”,使用上只稍微受到些限制。在刘少奇的纵容和幕后操纵下,安子文之流利用他们把持下的中央组织部,以《六条规定》为幌子,篡改中央关于审查干部的决定,采取缩小审查范围,以轻论定错误性质,从宽处理,灵活掌握,放宽使用以及欺骗党中央对毛主席封锁消息等恶毒手段,进行反革命活动,大肆招降纳叛,结党营私,使许多人没有得到审查,使许多有严重政治历史问题的人得到提拔重用。


1953年,中央关于审查干部的决定曾规定:“审查的范围,应包括各级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及财经文教部门中的全部干部。”1959年,全国刚刚开始对只占干部总数的五分之一的干部进行审查的时候,刘少奇、安子文之流就惊慌失措地提出要压缩审查面,迫使全国各地把审查面压缩到最少的比例。在刘少奇、安子文之流的破坏下,1953年中央发出审干工作决定之后,一直到一九五七年二月,全国二十八个省市,只完成审查任务百分之五十的有十八个省、市。另外数百万区助理员以下的干部就没有审查。刘少奇、安子文之流还规定了许多个“不审查”。例如:对公私合营中的私方人员不审查,因为刚公私合营就审查他们,会被误解为消灭资产阶级;历史问题早已交代清楚,现在未发现问题的不审查;有非政治性问题的干部不审查;社会关系复杂,家庭出身不好,但本人早已划清界限,工作一贯表现好的不审查,因为怕影响他们的积极性;……还有一个奇怪的规定:“有组织上了解他们问题”的人不审查。这个规定是个大阴谋:安子交之流借口他们的问题刘少奇了解,彭真知道,就可以不被审查。而另外一些人因安子文、李楚离等了解,又可以不审查。如此进行招降纳叛,就方便得多,合法得多了。就这样,数百名叛徒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被审查出来。可见刘少奇、安子文之流手段之毒。


“鱼恋鱼,虾恋虾,王八恋的是鳖亲家。”叛徒刘少奇、安子文之流手段之毒。就自然偏爱。他们对许多人的严重政治历史问题,都用从轻论定的办法,变成了一般问题,把叛变说成不叛变,自首说成不自首,使一些有严重问题的人继续占据着重要岗位。如叛徒刘岱峰,曾经向敌人出卖了我们几十个同志,并向敌人供出了我地下党以及党的外围组织的活动情况等,而得到敌人重用,当上了阎锡山的政治部副主任,这样一个罪恶滔天的叛徒却被邓小平、薄一波重新拉入党内,由邓小平、薄一波充当刘岱峰重新入党的介绍人,并且叫他窃居了国家计委副主任、云南省副省长、国家物委副主任等要职。又如前建工部长、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刘秀峰,被捕后曾在敌人面前指证出卖革命同志,以后翻供。他们却不以叛变论处,而作为“错误”,不影响使用。又如李砥平,被捕后办了坦白手续。在反省院欢送出院人员大会上大肆宣传鼓吹三民主义。接下来又以***员的面目写了自首书,表示出狱后要实行三民主义。对这样的自首分子,安子文之流却不定为“自首”,而定为“严重错误”,继续担任吉林省委书记处书记。安子文之流还搬出刘少奇1936年指示集体自首的叛徒活命哲学思想,到处散布反革命修正主义的谬论,说什么:“社会主义建设高潮时期,各方面需要人,干部不足”,“这些人的问题都是历史问题,发生历史问题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这些干部能担负一些工作,让他作,有什么不好呢?”刘少奇、安子文之流还选择出叛徒金明作为标兵提拔为中南局书记。又伙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陆定一提拔大叛徒邓拓、匡亚明等。山西省人委秘书长卫逢棋,抗战时期曾被阎锡山俘虏,承认自己是首长,把我们的一部分人员交给敌人,把我们政府的钤记、帐册也移交给敌人,担任了敌人战地服务团长,给敌人绘制了设置情报站的路线图。对于这种严重变节的人,安子文之流竟也积极主张提拔为副省长。还如叛徒刘尚之在福建中央司法部,两次参加反党集团,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福建省委曾经作出“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但是刘尚之到安子文处一哭诉,安子文、徐子荣马上给刘尚之翻案。然而反党事实铁证如山,罪责难逃,安子文、徐子荣之流无可奈何,只得写上:“事情属实,但需撤销上述决定。”就这样,刘尚之到现在还身居要职,继续干着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思想的罪恶勾当。而对真正革命的同志,刘少奇之流却利用职权残酷打击。现在山西省革命造反总指挥部的革命领导干部刘格平和其他几位同志是当年北平伪军人反省分院中拒不执行刘少奇黑指示的好同志。刘格平同志不怕威胁,不受利诱,就是不遵守他们修正主义的“纪律”,不服从他们叛党的“命令”,坚决不写叛党自首启事,坚持斗争到底一直到处944年才出狱。这样的好同志,却一直受到刘少奇等人的冷酷无情的排斥打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刘格平同志被调到北京任很高的职务,在当时,只有四十几个中央委员,其中就有他。后来,刘少奇、薄一波、安子文这些坏蛋怕刘格平揭发他们叛变一事,就利用刘格平在民族事务问题上的一些缺点,穷凶极恶地打击刘格平,想把他置于死地。处理刘格平时,根本不讲道理,不准其申辩,处理后连让刘格平看都不行。以后,把刘格平同志送到山西,但不给工作,几十个省委委员、刘格平的名字都没有。刘格平当上一个副省长,这还是中央作的决定。尽管这样,刘格平同志仍然没有被压服,他和其他一些同志继续向中央揭发。这些同志因为揭发刘少奇、薄一波等人的叛党罪行。曾经受到党纪处分,曾经被捆绑起来关押了几十天,曾经被送到小学去念书,还美其名曰:“老干部学文化”曾经被说成是疯子,计划要送到精神病院,企图灭口。


刘少奇利用职权,招降纳叛,结党营私,把大批叛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安插到中央和全国各地,上至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国务院副总理、各部,下至各中央局、省委书记处、工厂党委等等,形成了一个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干部网。这些叛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上下勾结,串通一气,抱成一团,互相包庇,互相掩盖,到处打击革命同志,干尽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思想的罪恶勾当。在后台老板刘少奇的支持下,薄一波、安子文之流这个叛徒集团贼心不死。先后于1950年、1956年、1960年,三次于北京集合,碰头开会,并在反省院照相留念,阴谋篡党、篡军、篡政,企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


无产阶级***打破了他们的黄粱美梦。刘少奇之流的末日到了。但是一切反动派都不会自行消灭,他们也决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正当全国人民起来揭发他们的时候,刘少奇、邓小平急急忙忙泡制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利用他们在各地的爪牙,顽固地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疯狂地镇压革命群众运动,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企图将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打下去。刘少奇的头号爪牙大叛徒彭真抛出了二月黑纲领,企图把***引入歧途。由于刘少奇的爪牙普遍全国各地,由于叛徒集团的成员分布很很广,以致使无产阶级***普遍地遭到一次又一次的反扑。


但是,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只能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刘少奇、邓小平也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用***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群众已经揪出了刘少奇、邓小平,他们瞒天过海的伎俩彻底破产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们要坚决发扬鲁迅“痛打落水狗”的彻底革命精神,把刘少奇叛徒集团完全、彻底、全部、干净地铲除掉,把大大小小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一切牛鬼蛇神统统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誓保无产阶级铁打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打倒刘少奇!


打倒邓小平!


打倒大叛徒头子刘少奇!


打倒叛徒集团!


打倒刘少奇的活命哲学!


革命英雄主义万岁!


无产阶级***万岁!


伟大的中国***万岁!


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思想万岁!


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1967。7。3。


附件一


今天的形势,是中国本部从半殖民地的地位,进入完全殖民地的地位,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除开极少数愿意甘心情愿作亡国奴和汉奸的人之外,甚至从前的动摇的、反革命的,现在都开始或已经同情、赞助与参加抗日反汉奸的民族革命斗争了。党的策略任务,就是要用极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去团聚各阶级、阶层、派别,一切抗日反卖国贼的分子和力量,开展神圣的民族革命斗争,去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走狗,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成为我党领导中国革命到胜利之路的中心问题和主要关键。


摘自《肃清立三路线的残余——关门主义、冒险主义》


刘少奇一九三六年四月十日,发表于北方局的“火线”报上


附件二


人自初生一直到衰老死亡,一直和死斗争着,是死的不断的克服,但最后还是死的战胜。生命是死亡。


……………


事物的存在,就是向死亡发展,而最后结果还是死亡。死的胜利,是新事物的产生。事物之肯定,是克服死亡的过程,是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摘自刘少奇《人为什么犯错误》


附件三


因为中共在武装中保存了干部和部分武装,所以现在才能发展若大的党,可是这只是在苏区中保存的,白区除了保存革命的旗帜外,工作上基本是失败的,这是工作的大错误,也是白区中的机会主义,这是犯着不去同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联系的错误。


但是部分的组织是保存的,河北省委保存了几十个干部,其次***监牢中保存了残余的同志。


摘自刘少奇一九四0年八月十四日《关于华北华中抗战的总结》


附件四


张闻天交代:1936年3月,刘少奇作为中央代表到达北方局。不久,刘少奇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白区干部很缺乏。北京监狱中有一批干部,设法把他们救出来,就能解决白区工作干部缺少的问题。监狱里边最近传来消息,《何梅协定》以后,监狱当局准备离开北京,想早一些处理这批犯人,监狱里的人只要履行一个***不发表的简单手续就可以出狱。来信中还附寄来狱中干部提出的三条请求条件。刘少奇要我在请求书上签字,让狱中人知道中央同意这样办的。


我当时很相信刘少奇的意见,于是就私自写信、签字表示同意刘的意见。我没有把此事汇报给毛主席,也没有在中央会议上特别讨论一下。


附件五


徐子文***启事


子文等前因思想简单,观察力薄弱,交游不慎,言行不检,致被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反省自新。当兹国难时期,凡属中国青年均需确定方针为祖国利益而奋斗。余等幸蒙政府宽大为怀,不咎既往,准予反省自新,现已诚心悔司,愿在政府领导之下坚决***,作一忠实国民。以后决不参加共党组织及作任何反动行为,并望有为青年,以后莫再受其煽惑。特此登报声明。


徐子文□□周斌□□张家璞□□杨仲仁□□董旭生□□刘华甫


夏维勋□□冯俊斋-徐之荣


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一日——九月二日《华北日报》第二版


同上***启事内容有:


李既吾□□王伯庆□□张鹏德□□刘俊才□□胡锡昆□□廖广鏖


高仰云等人。


(一九三六年九月廿二日——十月十五日《华北日报》第二版)


附件六


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一日——九月三十日


《华北日报》自首叛党集团一览表


现在还在国家机关工作的:(因篇幅有限,只选登其中一部分)


现名□□化名□□现在工作职务


薄一波-张家璞-国务院副总理、国家经委主任


安子文-徐子文-中共中央组织部长


李楚离-李即吾-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


徐子荣-徐之荣-公安部副部长


廖鲁言-廖广鏖-农业部部长


周仲英-周斌-国家经委副主任


杨献珍-杨仲仁-原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副校长


高仰云-高仰云-河北省政协副主席


刘兰涛-刘华甫-西北局第一书记


胡锡奎-胡锡昆-西北局书记处书记


附件七
刘慎之交代:履行自首手续和出狱过程


第一步向敌人索取自首书,是一种固定格式,内容大意是经反省院教诲认识过去的过错,悔过自新,今后不反对政府,在政府领导下坚决***,在自首书上签名捺手印(或画押)。


其次是登报启事,我们登报是集体二十多人。其内容有年幼无知,误入歧途,悔过自新,今后不反对政府,在政府领导下坚决***等。启事底稿是集体一张各别画押的。

反省院长训话照相,在院子内犯人按照相的要求排好,各个保人在背后,反省院长在对面摆一方桌训话,训话内容已记不确切,大意是经反省院教诲,你们悔过自新,(表功让犯人感恩)今后要拥护政府守法***(训诫)最后大声问保人,你们敢保不敢保?保人齐声答“敢保”。训话完了照相。

发出狱证件,在饭堂内犯人和保人一排站立,逐个点名,应声后走到前面,向敌人鞠躬,领取出狱证件。证件是油印的,大意是某某已悔过自新,准予解放。

还有敌人询问悔过自新是否真心诚意,答复是真心诚意,此项是在院长训话时询问集体回答的,还是在领取出狱证件仪式上个别询问个别回答的,这记不确切。

最后由保人领我出狱。

附件八
刘锡五交代:出狱之前在饭厅开个出狱典礼会,先由反省院长训话:过去你们受***利用。现成已反省完,出去后不要再为***工作,坚决***……不为共党利用,为国效劳。

接着我们答曰:“感谢院方教导,我们已经反省,出去后再不为共党利用,再不为共党工作。”

出院时每人领一张证明书,上边写有:“改过归正,反省自新”。领这张证明时捺了手印,并向院长鞠躬。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叛徒集团内幕---看叛徒嘴脸是怎样炼成的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史诗再现 :: 文革基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