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遭遇“经济论者”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遭遇“经济论者”   周四 八月 11, 2011 5:44 pm

遭遇“经济论者”
  自打随手写了《好市场经济与坏市场经济》一文后,我就一直在寻思:被媒体捧为中国当代最好的经济学家,竟没能弄好中国经济这点暂且先不去管它,但是,又何至于要见了当下经济的情景不对、问题多多,就像小孩子耍赖般慌忙自圆其说指称当下的是坏市场经济,而并不是自己当初所力推的好市场经济呢?而真实的情况倘使也真如他话音之中所刻意暗示的那样,他这个中国第一号经济学家竟然一直都未参与规划、引导、调控中国经济的话,那么,中国眼下的经济可又是些什么人在规划、引导、调控呢?

  当然,中国经济走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若说会有人想推卸责任或者有人已躲了起来不肯露面,虽然无论从其他任何角度来看待似乎都很是说不过去,但单以情理角度言却实在不出乎外人之所料。不过,问题在于,既然都已经如此局面了竟还不死心,推卸责任之余居然尚且再想原封不动继续推销那老一套根本行不通的东西,就不免令人“感动”其恒心与毅力之余,更大惑其居心何为而不能解了。

  好在,日前应朋友之邀去一家论坛发表了文章之后,倒是很让我对此茅塞顿开而解了惑。记得那天与往常一样,我一路论坛巡视过去,检阅着我贴后别人所跟的新贴和点评。没料想,到了这家新去的论坛上却发现我的文章不见了,而邮箱里多了一封版主的短信,信的全文如下:
  “警告:我想你的年龄一定不小,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50岁左右的人,我们的论坛是经济类论坛,不欢迎过分讨论政治问题。人要懂得规矩。希望你不要过分在这里讨论。”

  我看着信不禁愣住了:怎么自己就一下子变成了50岁左右的人了?而再看了他的那种口气,我不由得就怀疑起了我自己到底会否真的是记错了自己的实际年龄。疑神疑鬼了老半天,最后也幸亏“相差得也实在是太大了吧”这一点,才在我的再三思量之下终究令我放弃了去修改自己户籍年龄的打算。

  然而,虽然这次的差点儿修改户籍年龄的事件之结果也只不过是虚惊了一场,但是,居然能亲身经历这么荒唐的怪事之余,倒也真使我难免由此而恍然大悟了:原来,现在的经济论者中竟然尚有这种德行的,不作任何调查研究却全凭着盲人摸象就先入为主地瞎下起了定论,而且竟还能够持着颇有点不由分说之颐指气使的腔调,这也难怪了中国的经济要搞来搞去就是搞不好了!

  至于,那句:“我们的论坛是经济类论坛,不欢迎过分讨论政治问题。”就更令我诧异了,不说这只叫什么的论坛本就未注明是属什么的什么大经济论坛,也不谈比之我常去的那些正宗经济论坛而言实在找不出有哪一点像个经济论坛的地方,更不提大凡正宗经济论坛可是从来都没有刁难过我周群的文章,单论此番话的观点之奇怪与不可思议,就已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了。

  我们都知道,经济是构建于社会、政治基础之上的,也即:社会、政治决定了经济,经济最多在社会、政治稳定时能健康发展然后再反过来作用于社会、政治使之更稳定,而于社会、政治混乱之际又会形成泡沫再反过来给社会、政治更添乱罢了。所以,这种认为经济无须于结合社会、政治形势而可以单独来作论的观点,其实与主张先躺在暖床上胡思乱想通了水性,接着就下河去游泳或摸着石头过河,道理是一样的。

  倘以世界各国以往的历史经验教训来参照着分析的话,我们就不难更能凭着借鉴看清实质并由之而得出一条定律:假若一个国家已刻意不提社会、政治却在声嘶力竭大喊大叫什么经济至上了,那么,根本就不必再去考虑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完全就可以斩钉截铁地予以下断论:这个国家定是在社会、政治上捣腾出了什么令人头疼的大问题,却又苦于没有那个能力去处理、搞妥,万般无奈之下才被迫抱上了莫可名状的侥幸心理,以致去倾力营造这种虚张声势似的假经济繁荣幻象,寄希望于能够骗得过人们一时是一时、从而也就可以挨得了一时是一时。

  但问题却在于,如果一个国家不是去积极直面现实并认真对待所出现的问题,而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避重就轻”逃避现实,那实在是非但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更势必反而会使经济也跟着产生出严重的问题——由社会、政治问题所引发并将越发严重的经济问题,比如:金融黑洞——后果不堪设想但抑制不住的各种呆帐、坏帐之“高速发展”;作假——各种“添油加醋”或“无中生有”的报表、资料、业绩、政绩。

  在此,本也曾想就经济问题再多说上那么一二句,但考虑到一来经济实是我的最弱项,再者我也实在没有更多的时间可消耗在这个经济上,因此,还不如打住了话头姑且长话短说,试问两个经济方面的小问题,或者更显得简单也比较的方便,而且似乎还能有着那么一点儿仿佛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的意思。

  首先,我想请教那些特擅长于去搬抬洋人“大经验”且又善于把之吹嘘得天花乱坠之人:那个出了什么市场经济“大理论”的什么国家,它刻下的状态该归属于好市场经济呢?还是坏市场经济?(若引用数据,请先参阅我的《数字游戏》)
  此外,在此也问那些无视于社会、政治态势却仍然能像模像样大论特论经济的论者一句:谈论经济就必须面对且不容回避的当下经济之已摆在我们面前的金融黑洞和作假这两道巨坎,可有什么“高妙神奇”的纯经济好法子去加以妥善解决?

  写后语:我已经写过《好市场经济与坏市场经济》了,却还是有“经济论者”跑来对我啰哩啰嗦什么美国的市场经济好啊、妙啦之类的胡话。

  于是,我反问:“那么,美国干吗要起诉微软?并居然还会立案成功,甚至更搞得像真的似的弄得满城风雨,却最后又突然不了了之,反而使得本就假冒伪劣的美国法律也凭空为此多露了一次馅,这些可都是哪门子的市场经济所致呢?”
  可惜,那“经济论者”当时就忽地一下不见了,至今还是没给出个答案来。

  事实上,在任何一个倡导唯利是图的社会里所发生的任何经济方面的趋利竞争,其实际目的本就全是为了垄断。因此,假若见了有“人”在一边支持经济趋利竞争,一边谴责重复建设,一边却又反对垄断,那么,根本就不必再去多考虑或许尚且更有什么的其他可能性,立刻就可断然对之下定论:一个应该马上急送医院关起来的无药可救神经病!

  而且,倘使有谁于此定论不服,或者感到这么定性似乎有点儿不妥当,也大可来找我周群兴师问罪。但尚需注意的是,来之前也请先预约了疯人院再动身不迟。
  当然,此定性同样也适用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外国人及各种类型的真或假洋鬼子。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遭遇“经济论者”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周群专辑-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