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有关“该不该修改国名”的一点意见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有关“该不该修改国名”的一点意见   周四 八月 11, 2011 5:31 pm

有关“该不该修改国名”的一点意见

  近段时期,最热门的论辩话题大概已经从“***该不该换个党名”转移至这个“该不该修改国名”之争了。虽然据我刻下所能掌握到的材料看,参与论战的仍是仅有该与不该两个截然相反的阵营,但由于论辩双方却依然始终都立场坚定、各执己见并且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何况,其中乃不乏有高谈阔论意图力排众议的“论者”,也有大放厥词做崇论闳议状的“写手”,更有摆出了一副讲经说法腔调自作解人的“高人”,以致于双方意见终究难以统一,令人也无法据之定夺。

  本当,既似这般已然形成了聚讼纷纭的话题,我以往大都尽量规避而绝少会再去人云亦云的,但想到自己尚且连“***该不该换个党名”都忍不住已开了口,况且这次的性质与意义仍然实可谓是非同小可,不但系关着人民乃至社会的命运和前途,更系关着一度曾是这个世上最强大、最稳固的国家之未来,故此,致令我就不禁再次丢开了自订的“规矩”,而对之密切地关注了起来。

  持肯定观点方的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名表示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有权力也有义务管理国家——亦即:人民群众无论感受到任何的不满——对人或对事,都可以也都必须使用任何的方式方法责令政府从速妥善处理——绝对没有任何限制或附加条件下的概可责令,并且倘使出现了政府打官腔推三阻四而不从速妥善处理的状况,人民群众更有自己来从速妥善处理的权力——其中包括使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四大权力。换言之,人民是国家的老大,摆正了自己位置的政府必须对人民言听计从。因此,倘若出现人民由于受剥削而失去了住得起房、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及儿女的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等福利和保障的状态,或者,出现人民由于受压迫而失去了《宪法》所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事况,那就足以说明了人民已从国家主人的位子上滑落下来而沦为了弱势群体,自然的国家也就根本不能也没资格再冒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名了。但实际呈现的状况却又是,如今已不单出现了上述两者之一的状态或事况,更是状态与事况非但两者同时一齐出现了,且其程度与力度也都颇为不弱了,所以,现在的国家完全应该换个国名而不可再占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名了。

  持反对意见方的认为:尽管现在的国家与原先的国家在属不属于人民的大是大非之问题上,已经由剥削压迫的存不存在而被证明是截然相反了,并且仅需是人就可看出的是,当下最有权势的——即:国家的老大,早从人民转为了非官僚即资本家,而且,假如现在再有人说国家仍旧属于人民——亦即:名符其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名,居然反而很有了会被视作神经病说痴话的危险。然而,问题却在于,人民才是真正的推动历史、发展国家的动力,而倘使以事实为依据,把官僚或资本家换上国名,变成:中华官僚共和国;或者:中华资本家共和国,尽管如此一来确实是真正做到了实事求是,但却会让人民因为一下子看清了真相而不愿意再为官僚和资本家去作贡献,甚至更可能发生人民再也不拥护这种非民主国家的严重后果。因此,唯有再借用现在的国名继续蒙混下去,直至人民都慢慢地自己逐渐看清了真相,才放手作罢,或者再别出机杼、或者更另起炉灶做他想,哪才是最为明智的想法和做法。

  对于以上两种至今仍处争执之中且相持不下的观点,基于我周群的笨嘴拙舌及不善与人相争,故而是根本没法再同其任何的一方去作什么无谓之论辩的。不过,尽管我一贯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更历来都少去做过什么和事佬之类的调解工作,但显而易见,此刻却已面临了社会的将如何变迁——人民将由此而置身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是强国下的安居乐业还是弱国下的艰难竭蹶,所以,不得已又无可奈何之下,我也唯有力持大节不夺的根本之余,再一改以往的处事风格,以便可来为这难以调停从而也就一时之间无法取舍的两种观点,再别开生面地谈上一谈或许尚可考虑一走的第三条路,即认真审时度势又谨慎权衡利弊之后找出的,介于此两种极端观点间的之中观点:转变。

  事实上,我们也都发现了,其实相对于现在国家与原先国家的之比而言,不外乎也仅体现在了谁是国家主人的根本性原则问题上已全然不同罢了,——亦即:是民主,还是官僚主或资本家主的本质性区别而已。因此,如果我们找准了这根子并又把握住了这根子的话,再去寻求解决现在国家的名不副实、质非名是问题之途径,实际上就已经成为了极为简单且非常容易之事了,仅需现在国家重新以人民作为其的主人,岂不也就完全不必再如此互相争论、较劲,却一切都已然迎刃而解了?所做的,也无非就是马上消灭剥削压迫,继而就可让人民享受到原有的福利和保障,以及《宪法》所定的权力和自由了。而此法最令人倍感切实可行以致让人颇为激动的更在于,如此几近于举手之劳的事情,对于堂堂的一个国家来说,绝对不会是太难,但是一旦作成了,却顷刻间就会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再度成为战无不胜的世界强国,再度引领起社会主义社会的世界新浪潮!

  当然,趋于目下应时而生的诸多人性问题,譬如: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鸠集凤池、怀璧其罪之类的,或者我的此论,很可能又将故此而成为多余之谈,抑或本来就是个犹如我在自说自话似的空费词说罢了,但不管究竟怎样、也无论到底如何,源于形势的所驱使然,更由于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所致,或是主动明确或是自然形成,现在的国家终将面临其的最后抉择——选定或顺势进入一条一走而再不可回头的单向道。

  或者,就让我们如《有关“***该不该换个党名”的一点意见》一文那般,再次对此走向拭目以待、便宜行事——即:赶快擦亮自己的眼睛,密切关注局势以及动态的演变,并根据了实际的发展态势和状况,再经过深思熟虑的斟酌之后就很该放手行事了,而不必也不该去纠缠于一些表面的且又并不能及其根本的小事,再作什么无意义的厥辞雄辩或盲人摸象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有关“该不该修改国名”的一点意见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周群专辑-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