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周群文章《一国盖茨》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周群文章《一国盖茨》   周四 八月 11, 2011 5:29 pm


周群文章《一国盖茨》

  打开电视,正是央视论坛的如何看待大学生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论谈节目,本来很想看下去的,——相对来说,论谈节目我还是较为偏重。可是,这时两个专家学者中的一个说了一番很是奇怪的话,而这席很是奇怪的话又是那么的蛊惑人心,以致于,让我惧怕受其影响过深而顿时失去了再往下看的勇气。他先用怪罪的口气说:穷学生要学会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要懂得如何生存,作为一个穷学生首先应该去打工或做家教。紧接着,又以教训的口吻激动道:人家比尔·盖茨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完全靠自己的本事创建了微软公司,他们就怎么不想着去学学人家比尔·盖茨呢?!

  1.贫富之说

  第一句话,没错。穷学生本来是并不会穷的,只因为出现了财富大洗牌,而父母在财富大洗牌期又没能抓住时机让旁人贫穷自己富裕,因而,就没能跻身于富人阵营而落到了穷人的阵营里,现在,作为做子女的,如若想生存下去,似乎服务富人也就真不失为是一个求生手段了。

  至于,时下的一些人很摆出了一副仿佛很有些若有所指的样子,气鼓鼓地叫嚷:富人要分清楚好坏。特别是贪官污吏,千万不可为其服务,那是很有被压迫被剥削之嫌的!

  对于这话,我个人认为,得分了开来一句一句地进行分析。贪官污吏把人民共同拥有的公有制财富和资源强行捞进自己口袋,然后再把来作为摆布人民的工具,这种行为的本身,显然,也根本用不着像这些人这般躲躲闪闪地在句中加上个什么之嫌不嫌的,因为,单论本质就已够明白的了,这本来就是在剥削压迫劳动人民。而我更以为,如若碰上了这一类人,也不单是个可为或不可为其服务的小问题,而更应该是个该不该发扬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侠客精神,要不要杀富济贫的问题。

  但同时,我对那句“富人要分清楚好坏。”却很抱了些许怀疑。虽然我也知道毛主席曾经说过:“革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也根本不容置疑的是,无论如何历史也定会对一切都有个公正的裁决。但至关重要的是,***他老人家说这话的时候却是在他的那个时代,而倘若,让他老人家看看日下的“革命群众的眼睛”,想来,他老人家定会忙着给革命群众医眼睛,而顾不上说这话了。再说,就现在的这些贪官污吏的之所以能够成为了贪官污吏而言,不想可知,也定不会是如人们所能想象的那么简单,但现在,却放着专对付贪官污吏的政府部门与机构或媒体不用,一时之间要简单地靠着人民群众自身的那点儿能耐去分辨,我想,那恐怕会很可能出现力所不及的尴尬的。

  大抵,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人们想恨贪官污吏而不着的难题了,——你看到周围贪官污吏层出不穷,而视其手段手法与隐蔽性,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太高明,可有些人就是东张西望:“哪儿还有没被抓起来的贪官污吏?我怎么就看不见?”这些人还时或问你:“在贪官污吏身边卧底了吗?没有?唉唉,那实在是太可惜了!你早先怎么就不设法去卧底呢?不卧底,自然你就肯定不能准确报出贪官污吏是哪年哪月哪日哪时贪或污了多少多少的实际数码的,那么,你现在就不能再凭了收支明显不合的财产来历不明就以为找着了贪官污吏了,你还是回家睡觉去吧,别再站在这儿做出一副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样子了,你好好地睡上一觉,什么都能忘了的。什么!你的嘴还在动?喂,告诉你捉奸在床、逮贼见赃,——喔,也不对,赃物有时也是不能够定性的,呵呵,这一句就当作我没说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今后不要再简单地说财产来历不明了,明白吗!怎么你还想说?喂,你这样子,不会是矛头指向我们吧?”这实在是对恨贪官污吏一族的当头一棒,只好立刻闷死给他看。

  以上仅是顺便说及的随便话,似乎和本题没有大关系,且作姑妄言之。

  2.一国盖茨

  本题之所以定为“一国盖茨”,自然是因专家学者的后一句话而起的。但是,显然我们议论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应该针对一个现象而言,虽然那话是从那个专家学者的口中而出,但我们似乎论事时不太应该去针对某一个人,而应该尽量把这种言论看成是一个时下一些专家学者在素质上实在很成问题的现象来加以评论。

  父母只要一道听途说或者一看见电视上有某个在某方面有着特殊才能的小孩,就总是戳着自家孩子的脑门大声吼:“你看,你看,又是一个好小孩有了大出息!人家也是人,你也是人,为什么人家能在这方面做得那么好,而你就做不到呢?!”

  大致,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实在是个极为严重的问题,于是,就骂那个父母:没知识,白痴!这么教育孩子,肯定会使孩子倍感无所适从从而丢失自我,甚至还可能导致孩子的心灵扭曲,这种方式,如何让孩子健康成长?!

  可是,骂骂那种父母显然是允许的,但同样的想骂专家学者而且还是个在电视上一本正经端坐的专家学者,恐怕就不是那么的行了,搞不好还会反成了自己的无知识、无见地了。

  但不过,先盲目一下,把专家学者当作很高明跟着再去崇拜一下的话,却似乎实在也没有办法感觉到妥帖。因为,假如中国的所有人都学而成了比尔·盖茨的话,也就是一国盖茨了,哪,何来给比尔·盖茨打工的那些工人呢?而少了这些工人,比尔·盖茨尚能成为如今的比尔·盖茨?

  也许,有些人会对此很不以为然,认为说是学比尔·盖茨其实是说学比尔·盖茨的精神和方式方法。然而,这一点却恰恰就是其中最不能为人道的观点。因为视比尔·盖茨的赚钱之路,我们姑且先不论他的中途辍学行为——有厌学成分,会给学人带来什么影响,单就他与历史上以发明、发现为主的科学家截然迥异的必须赖以时机与环境而赚足钱这点来说,就似乎不难看出我们目前并不具备这样的特殊时机与特定环境。换言之,倘使我们中有一大批人听信了学习比尔·盖茨就能出人头地的谬论,丢开了包括原有的抱负和理想在内的所有一切,去厌学了,也中途辍学了,把比尔·盖茨学了个像模像样,——有了比尔·盖茨的野心,也郑重宣称了对自己的以后事业极为有利的那句“将把财产的百分之九十五捐献给慈善事业!”但就在这个时候,却发现万事俱备,欠了东风,独独缺少了必要的特殊时机与最重要的特定环境,那么,这般骑虎难下却满腹比尔·盖茨而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境况能让这一大群人硬撑多久呢?恐怕谁都清楚,并不需多长时间这一大群人非得抓狂而进精神病院不可,——但也不排除到时这般的人实在过多而占了绝大部分,反而出现抓狂人不进精神病院而正常人进精神病院的动人景观。

  当然,我们看待人总应该凡事都往好处推想,对这位专家学者我们似乎也同样应该一视同仁,所以,我们就应该想象成我们的这位专家学者大概也并不会故意指条死胡同给自己国人走的,铸成了这般因自己素质决定而脱了口的意外应该也仅是无意之中造成的,而这位专家学者的初衷目的也应该仅仅只是想搬洋人来压国人而已。

  3.以人压人

  事实上,说到仗着人比人来压死人而言,于这位专家学者的身份来说,本来旁人也是应该没法再说什么的,但是,却总令人觉得难受——若是真想用人比人压死人招术的话,似乎也真大可不必这么劳神费力去搬洋人来压国人的,因为,自己的中国自古就早有了这种人比人压死人的故事了,且都是不去搬洋人而是单搬国人压国人的,人物也精彩得远了,随便挑一则也足以把任是谁也给压死了的。

  其中,大致数曾经失传过的那则关于陈胜、吴广的,最是经典的了。

  陈胜、吴广带领起义军一路攻城略地,节节胜利。但是,有一天突然跑出个靠耍嘴皮子混饭吃的二流子,指着陈胜、吴广,三寸鸟,七寸嘴地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你们是人,孔子也是人,人家孔子搞文学搞得青史留名了,你们怎么还要这么打来打去的,却不赶紧去学学人家孔子呢?”

  自然,陈胜、吴广一下子就呆住了。两个粗壮大汉对望了一眼,均想:是啊,我们为什么会受不了剥削压迫就揭竿而起呢?按理说,被剥削压迫的人多得是,我们也仅是其中的之一罢了,要苦还不是大家一起苦?而论到吃苦挨穷我们岂还能输给了别人?两人似乎恍然大悟了,于是,眨巴起了眼睛:对,一点没错。之前目光短浅都没能想着,现在一经提醒,目光也变得长远了,再仔细来反思反思就什么都仿佛完全不同了,我们犯得着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去强出头争取平等吗?!而如果,学人家孔子搞文学,弄不好还真的也能来个青史留名呢,假如再捣腾出个三字经或克己复礼什么的来,岂不更是风光?

  于是,陈胜、吴广就……

  不过,根据历史上也只有一个孔子的情况来分析,以我之见,大体上陈胜、吴广后来也是没有真去做孔子的,而是继续担任着他们自己的社会角色。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我们的这位专家学者这么费劲用比尔·盖茨来压人,说不定,他自己真能学而成为比尔·盖茨第二呢。没准。

  4.民心之忌

  最后,不得不在这里着重指出的是,“一切靠自己”这句话对于一个国家的整体而言,视当今中国的局势,确实不失为是一个绝佳的自强之路。但是,这话相对于个人来说,虽然听着同样也是那么响亮,也颇有豪言壮语的意思,却实则隐喻着无奈的悲壮。而偶尔碰上个小困难或小坎坷却又身处孤立无援境地时,或者置身于一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极度紧张的每个人都把周围人当作了竞争对手而动辄就相互拼搏的环境里,似乎也挺适用,但这却实在仍然是个对于个体来说不值得提倡的口号。因为一旦引导国人都认同并形成概念又潜移默化成了潜意识,那么,就将使中国的每一个人哪怕是置身于群体团队之中也会深感孤单、独力,从而导致性格的自私和孤僻,失去集体团队精神与意识,最终使得中国曾耗费了许多心力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史无前例的民心以及团结友爱付之东流。

  显而易见,倘一旦使中国赖以强大的民心及团结友爱因不懂得爱惜随手丢弃而烟消云散了,那么,国人又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盘散沙,而历史早已告诉了我们,一盘散沙势必致成国将不国、家将不家的不堪局面。而若是对此视而不见不有所警惕,愚不可及地还在高喊或宣扬什么个人主义,待到大势已趋了再大寒索裘临渴穿井,恐怕也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或是想象的了。此正所谓:拥之不惜,悔之不及。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周群文章《一国盖茨》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周群专辑-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