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鲁迅的与众不同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鲁迅的与众不同   周四 八月 11, 2011 12:07 pm

鲁迅的与众不同
  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对鲁迅的文章情有独钟?鲁迅的文章有什么好?
  这朋友大致是因为看了我新编的鲁迅文章才有此一问。而于此,我却很感到难以直面作答这样一个只能凭意会的问题。因为事实上,对于鲁迅的文章之内涵至今的我理解实不够言深论透,甚至对于那样的一个时代那样的一个文化背景下竟能够出现了鲁迅这样的一个人也是迷惑不解。鲁迅的文章由文言文转变成白话文竟能写得那么好,已够人敬慕的了,而当时的媒体又何来的勇气竟胆敢登载如此深刻、进步的针砭时弊文章,一旦对比于时下的奴性媒体,就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且为之回味无穷了。
  而之所以说我感觉鲁迅的文章确有独到之处,从而崇拜不已,那也仅是经过了相互比较之后,才意识到鲁迅的文章与其他文学家的文章之间确有其根本性的不同而已。而若论谁是最能理解、最为赏识鲁迅文章的人,大概也非毛主席莫属了,无论在否担任鲁迅艺术学院院长期间,他老人家对鲁迅这个人的评价都相当高,很有号召文学人学习鲁迅之意,这很可能是他老人家独具慧眼或者作为英明领袖就很希望能有鲁迅这样的人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吧。
  鲁迅的文章,都以精悍深刻为主,去粗取精而微言大义,比如,短短的一句:“被压榨得痛了,就要叫喊。”其震撼力之强,就实已令人难以想象了。而笔下的无论一人或一事更都是入木三分而共性凸现,意喻或一种人或一类人或一层次人或者整个社会,且使人观之而更会为之大呼过瘾的是,他的下笔必是一针见血一笔至底,沦肌浃髓发人深省,绝不浮光掠影隔靴搔痒而让人有委婉周旋的余地。
  倘打个比方,假如让鲁迅撞上了某个市委书记利用职权和钱财与一百多个妇女发生了“似乎”不该发生的“风流”事,他定会透过了层层表象追根究底去找着真正的根源或也有称之为病灶的,意图极明显,就是要挖掘出此类人及事的之所以会出现的深层次原因,然后,无情地把之剥曝开来,无情地亮出他的着力之鞭抽打挞伐,寄希望于今后能再不出或少出类似的事情。鲁迅的这种猛击社会黑暗面的做法就是要使黑暗曝晒于太阳下,最终使得社会光明面增大而黑暗面减少。但是,鲁迅却只能用最精炼的文字去警世,原因在于:来不及——他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所看出该“一说”的事情多得令他应接不暇,以至令他不能与《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那般,据此也写上篇上百章回的《水火传》,让大家都能欣赏到整个过程的“细腻”动人情节。
  而这样大的事情——权、钱、影响,于有些文学人来说,单只表象就已远超出了自己的写作限度,更别说是去追根究底其深层次的原因了,因而有些人会采取“扬长避短”策略,绕开了“节点”继续去寻找或构思一些旁的小别小扭、不疼不痒的东西来写。其中的一些“扬长避短”“高手”在这种节骨眼上还能悠哉游哉地组织起生活中的细微末节也毛举细务进自己的文章,就连刷牙洗脸、吃饭拉屎、接吻睡觉也能写得头头是道,并自誉或互誉这么样一写就是“贴近”了生活——而不是在浪费自己及读者的时间,说明写文章的水平又上了一个什么什么令人不可思议的台阶或境界。而几个“有原因”写的,也会很老练地运用点到为止浮光掠影的手法,取:“写过了,了事!”之高招。
  鲁迅认为只有有益于社会进步、有益于人们素质提高的文章才配称文学。这可从他应《京报副刊》征求而作的《青年必读书》推荐文中看出。
  而一些文学人,或者观察力、或者思想、或者胆识、或者文才的原因,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文章不须深刻,而只要把人们日常生活中都能看得出也能想得到的东西写下来,就已经是在搞文学了,如果再能不厌其烦地坚持写,写多了,就是文学家,若要是这么着弄出了几个长篇大论来,那就是大文学家,就已大有文学泰山北斗之风范了。
  所以,虽然文章应该怎么写,很可能也只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是,有些文学人与鲁迅是确没得比的,也无同一尺度可相之与比,因为二者之间非只是存在着进步与否的思想差距,更是对文学各持了根本不同的理解与执着。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鲁迅的与众不同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周群专辑-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