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

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人民的头脑,团结起来走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时代再一次如毛主席生前一样,吹响了向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人世间一切反动派进行反击的战斗号角,也同时敲响了走资派们的丧钟。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向着人类美好的社会前进!
 
首页首页  欢迎页欢迎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近来所出现的一些描写文革前或初走资派迫害民众的文章更说明了文革的及时与必要

向下 
作者留言
天地高压电
Admin


帖子数 : 350
注册日期 : 11-08-06

帖子主题: 近来所出现的一些描写文革前或初走资派迫害民众的文章更说明了文革的及时与必要   周四 八月 11, 2011 11:18 am

近来所出现的一些描写文革前或初走资派迫害民众的文章更说明了文革的及时与必要
  近来在一些坛上很出现了些描写文革前或初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的文章,虽然从此类“作品”中很可以清晰看出其作者大都反而是站在反对文革的立场上来写的——实让人疑虑其的脑筋是否有问题,而且,其中的很有些描写更存在着不实或夸大之嫌,但是也不可否定,这些“作品”却很能使人从中而感受到其作者的对走资派和官僚之仇恨,以及其作者的对走资派和官僚所犯下凡此种种令人发指的法西斯暴行之愤怒,并尽管实际上连其作者自己本身都不知道也不明白怎么会给予旁人的是这种感受,且假如其作者事先知道并明白了此结果的话还不定会不肯这么干或者至少决不会再那么慷慨与激昂,可毕竟既成的事实终究已是事实,所以无论如何也得本着“公正”的精神在此再为其肯定一下:此类作者固然是完全站在反对文革的立场上企图以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的现象来诋毁、攻击文革,但纵然不计其功劳也该承认其确有苦劳的是,其的所作所为之实质却确确实实又正是在全力宣传文革的及时性与必要性!
  是人就知,文革本来是一场文化上的大革命运动,其宗旨为:通过浩浩荡荡、轰轰烈烈的人类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人民群众运动,以摧枯拉朽的大革命形式,从根子上拔去几千年来已深植于人民灵魂深处的奴性——逆来顺受、得过且过,彻底抹去官员意识深处的官贵意识——官僚主义,推陈出新完全颠覆封建社会残留下来的那种官贵民贱糟粕文化,仗以实现有史以来首次的真正民主状态。然而,那些脑子里仍残存着人上人邪欲又不肯接受改造更不想或不甘心民主的走资派和官僚,至此也因之而感觉到了已然是自己的最后背水一战的关键时候了——倘使真正民主了,那么,从此以后中国的官员将永远被定性且定型为人民公仆!因此,这些死不改悔的家伙狗急跳墙企图作禽困覆车之斗了,迫不及待地跳出来镇压或捣乱人民群众的民主运动,从而就使得本当主要是文化上的大革命运动随即转变成了主要是两条路线、两个阶级的殊死搏斗运动,局面也由此而一下子变得异常残酷了起来,形成了双方根本就无法再退缩的你死我活斗争格局:假如无产阶级输了,那么中国就将复辟倒退至存在剥削压迫的社会,人民也将被压榨在最底层而成为弱势群体,国家更将从此风雨飘摇、动荡不安直至国破家亡;而假如走资派和官僚输了,那么中国就将继续保持没有剥削压迫的状态,人民也将因为置身于真正的民主环境中而享受到一切民主和自由的权利,国家更将从此繁荣昌盛、弊绝风清直至国强民富。
  故而,文革前的那些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的事实——此处指的仅是真实事件——也即是之所以要发动文革的原因之一,以及文革开始后的走资派和官僚为了破坏人民群众运动而作的狗急跳墙、禽困覆车:有直接压制人民群众运动的;有借手小走资派或小官僚破坏的;有利用走狗奴才捣乱的;有挑拨群众斗群众的,也就源于混在革命队伍中的走资派和官僚性质使然而变得事出有因和自然而然了。
  分析至此,恐怕已可不言而自喻了:那些站在反对文革的立场上来写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文章的作者,的的确确正是在吃力不讨好地从一个特别的角度来证实了走资派和官僚的狡诈与残忍,而且,同时更是在连其自己都没意识到地以此而证实了文革的及时性与必要性——走资派和官僚都已经猖獗、疯狂至斯了,岂还能再不发动和全面展开***?!
  不过,本文固然是为了郑重地“答谢”此类作者而撰写,而且谈论其的“功”不可没之处虽则尚疑牵强但观点和旗帜也颇为鲜明了,但“感激”之余却又不禁觉得不妨正可借此机会再来顺便驳斥两句其的核心论点:“文革是为了制造出走资派和官僚可迫害民众的环境而发动,而不是为了改变、消灭掉走资派和官僚可迫害民众的环境而发动。”
  相信脑子正常的人全都明白一个道理:倘使一个运动要制造出一种环境或现象,势必会使得那种环境或现象随着运动的推进和深入而越发成形、猛烈或泛滥;而倘使一个运动要改变、消灭掉一种环境或现象,就势必会使得那种环境或现象随着运动的推进和深入而逐渐好转、淡化或消失。那么,我们凭此道理再来对照于文革也就什么都清清楚楚更明明白白了。因为,文革前或初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的现象非常猛烈——借用那些站在反对文革的立场上来写走资派和官僚迫害民众的作者之文章就足可见其一斑了,但随着文革的推进和深入这种不堪状况竟然逐渐地好转起来了,并且经济也随着环境的越来越安定而得到了更迅猛、更稳健的发展,到了***彻底胜利之时甚至更比其他任何的国家都犯罪率更低、经济发展更快了,而且更由于人民群众此时已然完全能够在没有任何限制或附加条件下概可享受到《宪法》所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外加再装备齐全了“四大”民主利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以致于使得中国首度开创了人类史上崭新的、前所未有的真正民主状态和新纪元!这就足可据此而充分证明了:***确确实实是为了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而发动!为了实现真正的民主而发动!而且还绝对是发动得非常及时与必要!

  附历史资料: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的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年的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注释:
  ①《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写于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由***用铅笔写在一张旧《北京日报》的边缘空白处。后经***的秘书誊清,***再加上标题,并作了一些修改,包括在“左”字前后加上引号。八月七日作为大会文件印发给到会者。
  ②“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贴出反对北大党委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佩云在***中究竟干了些什么》。经***的同意,该大字报于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在全国广播,六月二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并加了评论员的评论《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
  ③“五十多天”的“资产阶级专政”:一九六六年六月三日,中共中央在刘**、邓**主持下,决定向北京的大学和中学派出工作组,领导各单位的“***”。刘**制订了《中央八条》,包括“内外有别”等政策,限制和***的自发运动,在全国各地发生了如西安交大六。六事件、清华大学六。七事件、广西六。八事件、北京地院六。二○事件、北师大六。二○事件、林院《谈话纪要》事件等学生与工作组对抗、工作组将学生打成反革命的现象。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四日***返回北京后召集中央常委和中央文革小组开会,批评了刘**、邓**,做出了撤销工作组的决定。此后,六六年六月初到七月底被称为“五十多天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④“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年的形‘左’而实右”:一九六二年在“七千人大会”上和一系列政策制订中,刘**等执行了经济、文化方面的“调整、恢复、宽松”等右倾路线。一九***年刘**制订的四清《后十条》提出“四清四不清的矛盾”、整肃农村基层干部的形“左”实右的路线。

  《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
  北大的一张大字报(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现在全国人民正以对党对毛主席无限热爱、对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无限愤怒的高昂革命精神掀起轰轰烈烈的***,为彻底打垮反动黑帮的进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斗争,可是北大按兵不动,冷冷清清,死气沉沉,广大师生的强烈革命要求被压制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因在哪里?这里有鬼。请看最近的事实吧!
  事情发生在五月八日发表了何明、高炬的文章,全国掀起了声讨“三家村”的斗争高潮之后,五月十四日陆平(北京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急急忙忙的传达了宋硕(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在市委大学部紧急会议上的“指示”,宋硕说:现在运动“急切需要加强领导,要求学校党组织加强领导,坚守岗位。”“群众起来了要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去”,“这场意识形态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阶级斗争,必须从理论上彻底驳倒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坚持讲道理,方法上怎样便于驳倒就怎样作,要领导好学习文件,开小组讨论会,写小字报,写批判文章,总之,这场严肃的斗争,要做得很细致,很深入,彻底打垮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从理论上驳倒他们,绝不是开大会所能解决的。”“如果群众激愤要求开大会,不要压制,要引导开小组会,学习文件,写小字报。”
  陆平和彭佩云(北京市委大学部干部、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完全用同一腔调布置北大的运动,他们说:“我校文化革命形势很好”,“五月八日以前写了一百多篇文章,运动是健康的。……运动深入了要积极引导。”“现在急切需要领导,引导运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积极加强领导才能引向正常的发展”,“北大不宜贴大字报”,“大字报不去引导,群众要贴,要积极引导”等等。这是党中央和毛主席制定的文化革命路线吗?不是!绝对不是!这是十足的反对党中央、反对***思想的修正主义路线。
  “这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必须从理论上彻底驳倒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坚持讲道理”,“要作的细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理论问题吗?仅仅是什么言论吗?你们要把我们反击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还要“引导”到哪里去呢?邓拓和他的指使者对抗文化革命的一个主要手法,不就是把严重的政治斗争引导到“纯学术”的讨论上去吗?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这么干?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群众起来了,要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去”。“引导运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要积极领导才能引向正常的发展”。什么是“正确的道路”?什么是“正确的方向”?什么是“正常的发展”?你们把伟大的政治上的阶级斗争“引导”到“纯理论”“纯学术”的圈套里去。不久前,你们不是亲自“指导”法律系同志查了一千五百卷书,一千四百万字的资料来研究一个海瑞“平冤狱”的问题,并大肆推广是什么“方向正确,方法对头”,要大家学习“好经验”吗?实际上这是你们和邓拓一伙黑帮一手制造的“好经验”,这也就是你们所谓“运动的发展是健康的”实质。党中央毛主席早已给我们指出的文化革命的正确道路、正确方向,你们闭口不谈,另搞一套所谓“正确的道路”,“正确的方向”,你们想把革命的群众运动纳入你们的修正主义轨道,老实告诉你们,这是妄想!
  “从理论上驳倒他们,绝不是开大会能解决的”。“北大不宜贴大字报”,“要引导开小组会,写小字报”。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怕大字报?害怕开声讨大会?反击向党向社会主义向***思想猖狂进攻的黑帮,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革命人民必须充分发动起来,轰轰烈烈、义愤声讨,开大会,出大字报就是最好的一种群众战斗形式。你们“引导”群众不开大会,不出大字报,制造种种清规戒律,这不是压制群众革命,不准群众革命,反对群众革命吗?我们绝对不答应!
  你们大喊,要“加强领导,坚守岗位”,这就暴露了你们的马脚。在革命群众轰轰烈烈起来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坚决反击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的时候,你们大喊:“加强领导,坚守岗位”。你们坚守的是什么“岗位”,为谁坚守“岗位”,你们是些什么人,搞的什么鬼,不是很清楚吗?直到今天你们还要负隅顽抗,你们还想“坚守岗位”来破坏文化革命。告诉你们,螳臂挡不住车轮,蚍蜉撼不了大树。这是白日作梦!
  一切革命的知识分子,是战斗的时候了!让我们团结起来,高举***思想的伟大红旗,团结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围,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和一切阴谋诡计,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鲁晓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保卫党中央!
  保卫***思想!
  保卫无产阶级专政!
  哲学系:聂元梓、宋一秀、夏剑豸、杨克明、赵正义、高云鹏、李醒尘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原载《人民日报》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

  《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
  人民日报评论员
  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揭穿了“三家村”黑帮分子的一个大阴谋!
  “三家村”黑店的掌柜邓拓被揭露出来了,但是这个反党集团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们仍然负隅顽抗,用“三家村”反党集团分子宋硕的话来说,叫作“加强领导,坚守岗位”。
  他们“坚守”的是什么“岗位”?他们“坚守”的是他们多年来一直盘踞的反动堡垒。他们加强的是什么“领导”?就是指挥他们的伙计作垂死挣扎、力图保持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阵地。
  宋硕的“加强领导”,“坚守岗位”,这是一个信号。它反映了在这场摧枯拉朽的无产阶级***中一切牛鬼蛇神们的动态。他们是一步不让的,寸土必争的,不斗不倒的。
  “三家村”黑帮是诡计多端的。在前一个时候,他们采取“牺牲车马,保存主帅”的战术。现在主帅垮台了,他们就采取能保存多少车马就保存多少车马的手法。他们妄图保存实力,待机而动。
  为陆平、彭佩云等人多年把持的北京大学,是“三家村”黑帮的一个重要据点,是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顽固堡垒。已经到了五月十四日,陆平还传达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宋硕的所谓紧急指示,并手忙脚乱地进行部署,欺骗、蒙蔽和压制广大青年学生和革命干部、革命教师,不许他们响应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号召起来革命。彭佩云是一个神秘人物,上窜下跳,拉线搭桥。在这个事件中,她转入地下活动,来往于北京大学历史系住地十三陵和宋硕、陆平之间,出谋划策,秘密指挥。
  这一切,都说明“三家村”黑店的分号,“三家村”黑帮的“车马”们,还是有指挥、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顽抗。
  陆平以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的身分,以“组织”的名义,对起来革命的学生和干部,进行威吓,说什么不听从他们这一撮人的指挥就是违犯纪律,就是反党。这是“三家村”黑帮反党分子们惯用的伎俩。请问陆平,你们所说的党是什么党?你们的组织是什么组织?你们的纪律是什么纪律?事实使我们不能不做出这样的回答,你们的“党”不是真***,而是假***,是修正主义的“党”。你们的组织就是反党集团。你们的纪律就是对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残酷无情的打击。
  陆平们这一套是骗不了人的。
  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派来说,我们遵守的是中国***的纪律,我们无条件接受的,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思想,是我们各项工作的最高指示。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学说,关于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兴无灭资的无产阶级***的指示,是我们必须遵循的。凡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思想,反对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的,不论他们打着什么旗号,不管他们有多高的职位,多老的资格,他们实际上是代表被打倒了的剥削阶级的利益,全国人民都会起来反对他们,把他们打倒,把他们的黑帮、黑组织、黑纪律彻底摧毁。
  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无产阶级***的浪潮,汹涌澎湃,妄图阻挡这个潮流的小丑们,他们是难逃灭顶之灾的。
  工农兵和无产阶级的文化战士,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以排山倒海之势正在一个一个地夺取反革命的文化阵地,摧毁反革命的文化堡垒。那些什么“三家村”、“四家村”,不过是纸老虎,他们的“将帅”保不住,他们的“车马”也同样是保不住的。
  北京大学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能够更高地举起***思想的伟大红旗,一定能够更加有力地团结群众进行战斗。一时还看不清楚的人们,一定会迅速地提高自己的觉悟,参加到战斗的行列中来。北京大学广大师生的反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革命斗争,一定能够胜利。一个欣欣向荣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新北大,一定会很快地出现在人民的首都。
  (原载《人民日报》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haojiao.forumotion.com
 
近来所出现的一些描写文革前或初走资派迫害民众的文章更说明了文革的及时与必要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号角 :: 周群专辑-
转跳到: